埃航客机坠毁8名遇难中国乘客1人为游客 事故原因未明--旅游频道_宠物小精灵之面瘫囧神

鹰王的女人

2019-07-05

三星移动硬盘驱动埃航客机坠毁8名遇难中国乘客1人为游客 事故原因未明--旅游频道_完美世界前传小说

光谷体育馆

陈永才

埃航客机坠毁8名遇难中国乘客1人为游客 事故原因未明--旅游频道_宠物小精灵之面瘫囧神

原标题:埃航客机坠毁8名遇难中国乘客1人为游客事故原因未明埃航载157人客机坠毁机上8名中国乘客遇难共157人全部遇难,包括149名乘客及8名机组人员;事故原因暂未查明当地时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737Max8客机在从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途中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及8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当天下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失事客机上149名乘客来自35个国家,其中8人来自中国。遇难8名中国乘客为5男3女,其中1人为游客,5人为中资公司职员,另有2人系联合国国际职员。

事件发生后,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和肯尼亚总统乌胡鲁均表示哀悼。

目前暂不清楚飞机失事原因。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当天下午表示,将尽快展开调查。

距离起飞地50公里处失事当天上午8点38分,飞机从亚的斯亚贝巴博莱国际机场起飞;8点44分,飞机从雷达上消失,随后被确认在亚的斯亚贝巴南部约50公里处失事。当天下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发布声明,机上157人全部遇难。

埃塞俄比亚总理办公室在社交网站上表达了总理阿比的哀悼,称“总理办公室代表政府和所有埃塞俄比亚人民,向在今天上午飞往肯尼亚内罗毕的波音737航班中失事的乘客和机组人员家属,表达深深的哀悼”。

当天下午,总理阿比前往失事地点,直接下令要求相关部门抓紧全面调查。

肯尼亚总统乌胡鲁也在推特上表达了对这一事故的悲痛,“我们对埃塞俄比亚航空在起飞前往肯尼亚6分钟后就坠毁的消息感到分外悲痛,向所有机上人员的家人朋友表示哀悼”。

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与埃塞政府、埃塞航空保持密切沟通,核实情况,并将做好后续工作。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获悉,遇难8名中国乘客确认为5男3女,其中1人为游客,5人为中资公司职员,另有2人系联合国国际职员。

失事飞机一个月前曾做检查维护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在失事后三度发表声明。

当地时间上午11点,埃塞航空发布第一份声明,称他们正在进行紧张的搜救;下午1点46分,埃塞航空发布第二份声明,称该集团CEO已到现场,并确认机上无人生还;下午5点02分,埃塞航空发布第三份声明,称将与波音公司、埃塞俄比亚民航局以及其他国际组织共同就失事原因展开调查,确保所有程序符合国际标准、信息能够及时公开。

声明指出,此次航班的机长YaredGetachew经验丰富,飞行时长超8000小时;其副机长AhmedNurMohammodNur也拥有200小时的飞行时长。

声明还提到这架失事的客机于2019年2月4日曾做检查维护。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还公布了遇难的149名乘客的国籍。

据称,机上乘客共来自35个国家,其中32名肯尼亚人,9名埃塞俄比亚人,8名中国人,以及其他非洲、欧洲、美洲、亚洲国家乘客。

-关注波音同型号飞机时隔4月再失事此次失事的飞机是波音737Max8客机。

事故发生后,波音公司在推特上发表声明,“波音公司对于失事埃塞俄比亚航班上的乘客和工作人员深表悲痛,也对机上人员的家属表示慰问,我们已准备好协助埃塞俄比亚航空。

波音技术团队正准备在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引导下提供技术援助。

”据BBC报道,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于2018年11月购入了29架波音737Max8,埃塞航空失事的该型号客机飞行时间仅有1400小时。

此前,印度尼西亚狮航(LionAir)于2018年7月订购了218架波音737Max8机型,该航空公司一架编号JT610的波音737Max8客机去年10月29日清晨起飞,13分钟后便坠毁于爪哇岛外海,飞机上189人全部遇难。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狮航事故发生第十天,波音公司向全球737Max机型的运营商发布公告,警告该系列飞机的飞行控制系统存在读数输出错误的问题,可能会导致飞机自行大角度俯冲并坠落。

对此,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发布紧急适航指令。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迎角传感器错误地输出数据,可能会使水平稳定器向下倾斜飞机机头,使飞机难以控制”。

该机构要求相关运营商依照波音公司的公告执行操作,修改飞行手册。

据BBC报道,波音737Max8型号飞机2017年才在全球投入商业运行。

去年11月中旬,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刚刚引进该机型。

-解读飞机不正常升降显示已失控民航资深机长陈建国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空难与全球第一架737Max8空难有些相似,都可以归结为LOC-空中失控,但是具体原因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分析。

据央视报道,Flightradar24数据显示,飞机的飞行数据记录了飞机最后的轨迹,飞机在起飞后,曾经有过突然下降的迹象随后又有拉升,之后消失在追踪画面中。

陈建国表示,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对比两次空难,陈建国说:“狮航空难是飞机信号系统接收到一个假信号,信号显示飞机‘抬头’,所以控制系统持续给出了‘低头’的指令。

机组与控制系统搏斗很长时间,最终发生事故。

”他表示,此次埃塞航空空难在飞行过程中也发生了不正常的爬升与下降,飞行速度超速。

航空制造专家周济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飞机从制造商交付给航空公司使用,直到该飞机退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持续适航管理贯穿于该生命周期的始终,而持续适航责任是由适航当局的飞行安全监管部门、飞机营运人、飞机制造商三方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相互制约来履行,任何一方的失职,都可能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责编:李易、连品洁)。